啊呀呀

【盾冬】我的绝症男友1

纳兰妙殊:

浪漫爱情轻喜剧!绝症只是个误会!只是个误会!只是个误会!没有人得绝症!没有人得绝症!HE!

又名:我的病人我的爱

 @换名 被换名君的超有爱MV燃起了写浪漫轻喜的欲望!蟹蟹!

Summary:作家詹姆斯巴恩斯在医院里遇到史蒂夫罗杰斯医生,两人一见钟情啦。因为误会,罗杰斯医生以为巴基是艾滋病患者,但他仍毅然决定投入了这段恋爱!巴恩斯并不知道,他那英俊的医生男友每天是以多么悲壮的心情与他约会、接吻……


1

詹姆斯巴恩斯走出医生办公室的时候,双眼通红、阁泪汪汪、愁眉苦脸,活像刚被告知身患绝症。

“啊——秋!”他扶着墙站住,用力揉痒得要死的鼻子,再从口袋掏出手帕纸来擦眼泪。

该死的花粉过敏!……

他往取药处走,去拿医生开的抗过敏药,忽然被一个斜刺里冲出来的男人撞了个趔趄。那人转头冷冷看了巴恩斯一眼,那张脸也是双眼通红、泪流满面,还残留着悲痛惶惑的表情。

他并没道歉,就逃也似的大步走掉了。

巴恩斯喃喃说道:“今年花粉过敏患者还真多……”

脚尖踢到一样东西,低头一看,白纸印着表格,是一份化验报告,刚才那个人手里掉下来的。他连忙抬头去找,走廊里匆匆来去的护士患者,哪还有方才那人的影子?

身旁正好有一张长椅,他叹一口气,坐下来,把那份报告放在身边,打算稍微等上一会儿,以防失主回来寻找。对面椅子上坐着个金发小女孩,四五岁模样,双脚还够不着地板,左臂打了石膏,用三角巾吊起,看样子也刚哭过,鼻尖通红,正一下一下抽噎。

巴恩斯向小女孩挤挤眼,又回手指一指长椅旁边的自动售卖柜,“想要点爸妈不让你吃的东西吗?”

小女孩考虑了一会儿,开口说:“一包彩色巧克力豆,可以吗?”

 

所以,这就是几分钟之后史蒂夫罗杰斯医生看到的情景:一个栗色头发青年正一颗一颗把巧克力豆抛高、用嘴巴去接,不管往后扔还是往前扔,总能灵巧地一晃身体,让糖豆准确地落进嘴里。

他的小患者艾尔莎被逗得格格笑。阳光从后面的长窗户照进来,给那人打了一层舞台上男主角似的金色顶光。

罗杰斯注意到,那青年眼角还有泪痕一闪……眼泪在医院里跟鲜血一样常见,无非是为疾病而惊惧痛苦。但那带着泪痕的漂亮笑容,让史蒂夫的心第一次温柔地牵动了。

 

他走近几步,轻咳一声说:“嘿,艾尔莎小甜心,该回病房去了。”

艾尔莎回头看到他,迅速从椅子上跳下来,“史蒂夫!”

她走过去,用没打石膏的小小右手拉住史蒂夫的手,转过头严肃地对巴恩斯说:“喏,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的男朋友,罗杰斯医生。”

巴恩斯及时抿紧嘴唇,憋住了笑,站起身,点点头说道:“罗杰斯医生,您好。”他看到那位英俊医生的蓝眼睛里也溅出一丝笑意,但面容还是极配合地保持庄重,弯腰在小女孩头顶轻轻一吻。

艾尔莎朝巴恩斯仰起皎洁的脸蛋,得意地说:“怎么样,我没说错吧?我男朋友是不是比钱宁塔图姆还性感?”

巴恩斯认真地点头,“真是的,他真比钱宁性感多了,钱宁的胸肌绝对不如他大。”

罗杰斯医生的嘴角抖了两抖,巴恩斯带笑盯着他,憋笑憋得胸口快炸了。

 

目送艾尔莎走远,巴恩斯由衷地说:“小孩子是宇宙间的真善美。”

史蒂夫说:“谢谢你。艾尔莎今天得知不能去参加朋友的生日宴,心情不好,谢谢你哄她开心。”

巴恩斯说:“不用谢……”眼泪鼻涕又要涌出来了,他连忙转过头去用力吸鼻子,又掏纸巾擦眼睛,唉,为什么偏偏要在如此狼狈的时候遇到这位英俊医生!

他鼻音闷闷地说:“只不过是手臂断了,让她去玩玩也没什么?”

“她得的是骨癌。”

“啊!”

“是的,这世界就是这样。”

“唉,真可惜,她真像个小天使。”

 

两人交换了一个遗憾伤感的目光。巴恩斯看着一头金发底下的脸庞,心里说,这才是天使呢,英武俊美的天使长米迦勒。

他忽然有点羡慕可以肆无忌惮把帅医生叫做“我男朋友”的小女孩。

帅医生说:“你……要下楼吗?”

略为失神的巴恩斯清醒了一下,“哦,是,我去楼下取药。再见,罗杰斯医生!”

他晕乎乎地朝左转,听到身后帅医生带笑的声音:“错了,电梯在另一边。走吧,一起过去,我也要下楼。”

巴恩斯转过身来,笑着打了一下脑袋,又吸吸鼻子。

“等等,你的东西忘了拿。”罗杰斯医生指一指长椅上那份化验报告。

巴恩斯这才想起来他刚才为什么在此勾留。他“呵”地笑一笑,摇摇头,隔这么久,那人看来是不会回来拿了,自己一时善意换来如此美好的邂逅,也算神明不负世人。他一把将那张纸塞进垃圾筒,拍拍手。

他们并肩走向电梯口。巴恩斯故意慢半步,走在侧后方。天啦,帅医生走起路来就更帅了,白色长外套根本遮挡不住长腿细腰翘臀之美。

帅医生忽然转过头来:“我刚刚下夜班,打算去楼下喝杯咖啡。你,你想不想一起来?”

巴恩斯心里像有一百支烟花齐齐绽放升空,他揉揉鼻子,微笑说道:“喂,罗杰斯医生,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可以随便跟别人喝咖啡吗?”

电梯“叮”地到了。

 

两个半小时之后,史蒂夫带着满脸不自觉的微笑走上楼来,见了谁都满面春风地大声打招呼,然后重重栽进休息室的棉布沙发里,头颅往后一仰。

他的好友、外科的山姆威尔逊正把双脚跷在茶几上,玩手机游戏。他漫不经心地瞅了一眼罗杰斯。“怎么回事?老处男史蒂夫?你那罕见的满脸淫笑是怎么回事?”

史蒂夫仰望天花板,幸福地长长喘出一口气,“山姆,我想我恋爱了。”

山姆“嗤”了一声,“跟五岁的艾尔莎托顿,是吧?”

“不开玩笑,是真的。我终于感受到了你们说的那种、被一个一吨的大铁锤砸中胸口的感觉。”

山姆冷笑道:“是哪个蠢货那么说的?铁锤砸胸那是事故,肋骨砸断了扎进肺里可是要命的。”

“是艾尔莎让我给她念的爱情小说里的句子。但是我现在觉得一点没错,就是‘要命的’感觉。”

山姆“嘶”地吸了口气,“难道你是认真的?……她不是某个病人吧?颁学位那天导师给的最后一条忠告就是:不要爱上病人。你可别忘了。”

“是‘他’,不是‘她’。山姆,我爱上了一个男人。”

“男人也好,女人也好,不是病人就好。喂,既然你这么笃定是恋爱就讲讲呗,怎么天雷地火地遇见……”

等一等,病人?……史蒂夫忽然坐起身来,呆呆坐了两秒钟,霍地站起身,急匆匆地冲了出去。

 

他再次来到与(无比可爱幽默又健谈的)巴恩斯先生相遇的地方。一张休憩长椅,长椅旁边有自动售卖柜,有垃圾筒。

顾不上路过的护士们惊异的眼光,史蒂夫毫不犹豫地双膝跪地,伸手到垃圾筒里去掏摸。

……终于找到了!那份报告。那份被巴恩斯塞进去的化验报告。

肯定有人忘记医院规定,点起烟来抽,又被路过的护士喝止,于是大半根烟头还没完全熄灭就被慌乱地扔进来,纸上被烧了好多洞洞,又淋上了半瓶饮用水,湿淋淋的。史蒂夫抖一抖上面的水,一眼看到了最重要的部分。

 绝大部分信息都已经漫漶不清,然而最重要的报告结果还能看得见。

 

免疫缺陷病毒抗体,即HIV……

……阳性。

 

有几秒钟时间,史蒂夫觉得眼前一阵发花。

他在椅子上呆坐了好一会儿,才把那份脏兮兮的病理报告塞回垃圾筒,随后手臂软软地扬起来捂住脸。

我的天……我爱上了一个,艾滋病患者?


(TBC)


【全文就是——罗杰斯医生以悲壮的心情、每天小心翼翼地陪伴“绝症男朋友”,每天都当做最后一天来过,巴基始终蒙在鼓里还以为医生男友就是这样多愁善感、保护欲超强……

以一个误会贯穿始终、带动起大大小小的戏剧矛盾,此即最原初的好莱坞浪漫喜剧的手法,没有别的复杂的东西了

那个,寻鹿人也会填完的(真诚地)。但那篇还不算是完全的“无负担”轻喜。几万字,迅速写完解个瘾,然后就回去填雪地的三昼夜和寻鹿人。】

评论

热度(1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