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呀呀

【盾冬】我的绝症男友3

纳兰妙殊:

浪漫爱情轻喜剧!绝症只是个误会!只是个误会!只是个误会!没有人得绝症!没有人得绝症!HE!

1 2

3

巴恩斯到达自己公寓楼下时,正好收到史蒂夫的短信:“我五分钟之后到。”

他心里大叫“好险好险”,冲进公寓楼门正打算按电梯,却见上面贴着一张纸:“电梯于18:00到21:00期间关闭检修,大家走楼梯吧。请感谢我给了你们锻炼身体的机会。From: 你们忠诚的修理工。”

于是巴恩斯不得不气喘吁吁地冲上七楼,哆嗦着手掏钥匙开门,单肩挎包一把扯下,抛出老远,踢掉帆布鞋,单腿跳着脱牛仔裤,脱衬衣,再把头发几下拨乱,又冲进卧室抱出一床毛毯扔在沙发上,沙发靠垫丢得飞了起来。

刚抓起一件长睡袍披在身上,就听到门铃响起。

 

所以,这就是罗杰斯医生第二次看到的詹姆斯巴恩斯:一头短发乱蓬蓬,额头微微出汗,颧骨泛红很像在发烧,只穿一件长睡袍,衣摆底下露出两条瘦削小腿,光着脚,拖鞋和袜子一概没穿。

 

巴恩斯拉开门,也愣住了:他的罗杰斯医生手里拎着一个最大号的医药箱。

 

史蒂夫跨进公寓,四处打量一下,整间公寓的色调是浅灰与鹅黄,窗边支着一架高倍天文望远镜,四面墙满满是书架,正像一个年轻作家的居所。不过客厅有点乱糟糟,裤子、衬衣、沙发靠垫扔得到处都是,一床毛毯一半堆在沙发上,一半耷拉在地,看来他的病人乏人照料,一直躺在沙发上独自忍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痛苦。

说不定他一个人埋在毯子里哭过?……史蒂夫心里酸得有点疼,他把药箱放下,说:“你一直一个人躺着?”

“啊?……嗯。”

“你自己吃过什么药吗?”

“没有。”

“仔细描述一下,哪里不舒服?”

巴恩斯有点心虚,“……就是普通感冒症状,浑身没力气,头疼,恶心。”反正这几种症状都没法证实,可以全凭他说是就是。

史蒂夫忧虑地皱着眉毛,双眉中间有两道淡淡的褶痕。

——艾滋病初期症状:如普通流感一样的疲乏无力、发热、盗汗,精神恍惚……

他毫不避嫌地伸手摸摸巴恩斯的额头,又抚一抚他汗涔涔的后颈,“你出了很多汗。觉得冷不冷?自己量过体温没有?”

巴恩斯则盯着他眉间的褶痕走神了,心想:真好看啊,怎么会有人连皱眉毛都那么好看……

因此他根本没听到史蒂夫的话,也没回答,只是目光迷离、模模糊糊地“唔”了一声。

这种样子,令史蒂夫的心又沉了一下。精神恍惚,他的病人已经开始精神恍惚了。

 

他叹一口气,按一按巴恩斯的肩膀,令他在沙发上坐下,自己也坐下,打开药箱:“来,看看我给你带的常用药。”

巴恩斯对着里面排列整齐的药瓶惊叹道:“我的天,你干脆把氧气瓶也带来算了。”

他本来只是顺口说句笑话,但听在罗杰斯医生耳朵里意思又不一样。史蒂夫叹口气,黯然道:“现在暂时还用不着氧气瓶。那个……到时再说。”

巴恩斯觉得这句答话怪怪的,但也没去深究。


听他交代完各种常用药,他又开了句玩笑:“咦,不要开张处方给我?”

史蒂夫仍然严肃地皱着眉,“我不是你的主治医生,哪能随便开处方。来,含着体温计,先测测体温。”

他不由分说,把体温计塞进巴恩斯口中,又说:“以后出现今天这种类似感冒的症状,一定要第一时间吃药,不能拖。否则后果很严重。”

巴恩斯眨眨眼睛,看着史蒂夫的脸,心里隐约觉得他面对一场(虚假的)感冒的态度有点过于……慎重,但是……

但是看着自己倾心的帅医生为自己担心得眉毛打结,真是幸福得难以言喻啊!


他叼着体温计舒舒服服往后一倒,让史蒂夫给自己盖上毛毯,满心快活地听他念叨“得穿袜子,不能光脚……睡袍太薄了,要穿厚衣服……”

在等待体温计读数固定的时候,史蒂夫四下走动,收拾散落的衣服,又把沙发靠垫一只一只捡起来,放在巴恩斯脚边,“把脚搁上去,会舒服点儿。”

巴恩斯乖乖地把双脚跷上去,嘴巴不能说话,便朝史蒂夫展开一个感谢的笑容。

史蒂夫看着他的笑脸,也走了神。唉,他笑得真可爱,可是不知道多久之后,这样的笑就再也看不到了……


他回过神来,伸手抽出巴恩斯口中的体温计,看看读数,“没有发热。幸好,幸好。”又问:“你今天吃什么东西了?”

“叫过外卖披萨。”

史蒂夫脱去皮夹克,顺手搭在巴恩斯毯子上边,把格子衬衫的袖口解开,往上卷袖子,“不能总吃没营养的东西,我去给你做晚饭。”

他微微一笑,笑容里有点凄然,“詹姆斯,你现在需要体力……”后半句“对抗艾滋病魔”他没说出来。


巴恩斯倒没看出那点凄然,只略有点奇怪,暗忖不过是感冒而已,需要体力干什么?嗯,大概做医生这行的人就这样,一点小病看得比天大。

不过他嘴上说的是:“跟你说过,不要叫詹姆斯,叫巴基。”

“好的,巴基。”


被一股忽如其来的温情推动着,他伸手轻轻抚摸巴基的脑袋,把那头栗色短发抹到后面去,露出整个宽阔的额头。巴基的头跟着他的动作往后仰了一仰,眉眼在他手掌边缘底下渐渐展开春风似的笑意。

这动作里的亲昵和爱意,让两人都怔忡了一小会儿。

 

巴基巴恩斯在心里说,就是他了,帕特洛克罗斯的阿喀琉斯,赫菲斯提昂的亚历山大,杰克的恩尼斯……我已经多少岁了?三十了。我已经浪费了本来能跟他共处的三十年。不能再浪费,一天都不能再浪费。

 

史蒂夫罗杰斯在心里说,去他妈的艾滋病,不管了,不管他剩下的日子有多少,有一天算一天,有一年算一年,有十年算十年,我要陪着他,陪他一直到最后。

 

那天晚上,史蒂夫用冰箱里的存货做了洋葱牛肉饭、青豆玉米汤和蔬果沙拉。他的厨艺出奇地好。

餐盘被端到沙发前的茶几上来,汤晾到刚好适口,才递到巴基手里。

巴基半躺着喝汤的时候,每喝一口都往上看一眼。

弄得史蒂夫也忍不住朝天花板上看,“你在看什么?”

巴基说:“我在感谢上面那老家伙把他最棒的天使派到我房间里来。”

 

快十二点钟的时候,史蒂夫说:“我得走了,今晚是我值夜班。”

巴基笑嘻嘻地说:“我觉得那些人的病情都没我重,你今晚就在这值夜班好不好?”

他这句当然还是开玩笑。

但史蒂夫再一次当了真,他眉间又出现淡淡的竖纹,“嗯,以后我会专门给你一个人值夜班,巴基,不过不是今天。”

巴基点点头,把一根手指插进两枚扣子之间的空档里,轻轻勾住。他低声说:“嘿,医生,咱们今天这个,算是约会吗?”

他的指尖,极轻地碰着史蒂夫胸口的一小块皮肤。

史蒂夫觉得身子似乎要从那一小块地方燃烧起来了,他毫不犹豫地说:“算!”

 

走到楼下之后,史蒂夫仰头看看路灯与夜空,深深吸一口气,拨通了山姆的号码。他的声音沉郁,但听得出做了重大决定之后的轻松与坚定。

“嘿,山姆,我决定了……不,你不要再劝我。他在拿到化验报告那天跟我相遇,这是神的旨意。祝贺我吧,从今晚开始我就是有男朋友的人了。”

 

目送罗杰斯医生骑着哈雷机车离去,巴基巴恩斯从阳台冲回房间,给娜塔莎打电话,每说几句话都要嘘一口幸福的气。

“娜特,你的法子太好用了!祝福我,快祝福我,我终于找到灵魂伴侣了。嗯,史蒂夫罗杰斯,当他朝我笑的时候,我觉得格林希尔医院、美利坚合众国、地球和宇宙都是为了让我和他相遇才存在的。这种感觉不会错。你还记得我有一张‘清单’吗?对,‘找到灵魂伴侣之后要跟他一起做的事’,咱们上大学时候一起列的,对,我知道你没忘。我觉得,现在我终于可以把那个清单拿出来了。”

 

清单,除了“找到灵魂伴侣之后要跟他一起做的事”之外最常见的一种,是——“遗愿清单”。


(TBC)

【你们能体会到老罗是以多苦的心情在谈恋爱吗!!!!

我竟然也能达成一日双更……】


找了一张图,嗯,怀着忧伤谈恋爱的罗杰斯医生大概是这样?




评论

热度(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