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呀呀

【盾冬】Pray - 上篇

呼噜-hulu-:

呜呜呜bucky自己在小屋里静静的研究史蒂乎呢(⸝⸝⸝ᵒ̴̶̷̥́ ⌑ ᵒ̴̶̷̣̥̀⸝⸝⸝)


纪翌:



这是送给呼噜的,手机无法艾特呜呜呜。
------------------
1.
Steve受伤了,腹部被政府军的榴弹片射穿了。Steve看见Bucky的时候,Bucky正提着一只露出两条长面包的纸袋子,Bucky向后退一步作势要跑,Steve向前迈了一步作势要追,腿还没迈出去,扯到了还没处理的伤口,脚下一软就摔在了地上。

这一摔倒摔出些好处来。Bucky回头望着他,Steve可怜兮兮地张望着Bucky,Bucky向前迈了几步,又犹犹豫豫地退回来查看他身上的伤势。Steve本以为他会被赶走呢,但此刻,就连Steve也没有想到,他便安安静静舒舒服服地躺在Bucky那间铺着碎花墙纸的小屋里。

小屋里什么都有,炉灶上冒着腾腾蒸汽的开水壶,墙角里贴着几个粘钩的冰箱,客厅里泛黄的布制沙发上还塞着几个脏兮兮的靠垫,桌子七零八落地丢着几本还没看完的书……Bucky的鞋就乱七八糟地丢在地上,Bucky嘀咕了两句,把鞋子踢进看不见的角落去,扶着Steve躺在床上,帮他处理伤口。

“你在这里住了多久了?”Steve在Bucky把几卷纱布和一只匕首放在他身边时愉快地问他,他盯着Bucky的灰绿色眼睛,假装自己没看见Bucky正在打火机上烤着的针头。

“四个月。”Bucky沙哑地回答道,他的脸有点泛红了,“我不擅长整理。”

“你以前也不擅长整理。”Steve笑着说,“你把这里租了下来?”

“嗯。”Bucky点了点头,他犹豫了一会儿,擦着Steve腹部伤口的手突然停了下来,Bucky抬头看了一眼Steve,又很快地避开了他的眼睛,他用那种有点嘶嘶哑哑蛮不讲理的声音说,“我在这里有一份工作。在搬家公司。一天150美元。”

这很好,这当然很好。Steve只是有点吃惊,既有点吃惊Bucky找到了一份工作,又有点吃惊Bucky为什么突然说起了这个。Steve差点就问出了口,要不是——要不是Bucky的针突然就从他腹部的皮肤里串了进来,Steve一口冷气吸了进来,眼睛里就剩下Bucky那双眼睛瞪得圆溜溜地担忧地望着他。

Steve走进小屋的第一个小时,Bucky帮他清理了伤口,缝了针,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块湿漉漉的毛巾;Steve走进小屋的第三个小时,Bucky煮了一锅麦片,他倚在床头上,大口大口地把带着糊味的麦片吞了进去;Steve走进小屋的第五个小时,他仍然没被赶走,他躺在Bucky的床上,知道Bucky正忧愁地望着自己,于是紧紧地闭着眼睛,甚至发出了一两个虚伪的鼾声。

Bucky轻声地叹了口气,拨了拨Steve摊开的长腿,爬到床上来,在没有被Steve占满的地方捡了一块小小的空间,躺了下来。

“Bucky?”Steve说。

“嗯?”Bucky回答道,他的声音绷的紧紧的,尽管一点儿也听不出情绪的起起落落。

“你能帮我挠挠背吗?”Steve努力让自己听上去备受困扰,全然忘了三十秒前自己似乎应该正沉浸在深深的睡眠中。他翻了个身,把后背对着Bucky,无辜地抬起自己的胳膊,“你瞧,我受伤了,我够不着。”

背后沉默了几秒钟。Steve期待着,心里七上八下,就像他们小时候Bucky第一次在舞会上教Steve邀请女伴一样——那时候的结果可不太让人满意。然后Steve的上衣被掀开了,冰凉的金属手指落在他的背上。

太凉了。Steve的脊背在条件反射下向前缩去,金属手指迅速抽了出去。

Steve懊恼极了,就像一只胆小的猫儿,你拿着整袋的高级猫粮招了半天手,它都只是远远地张望着你,好不容易它鼓足勇气走到了你的脚下,你抬手想摸摸它,反而把它吓跑了,谁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赶上这种好事儿。Steve兀自在心里埋怨着自己,恨不能把引起条件反射的几个神经从背脊里抽出来,咔擦咔擦全剪了,一边想着腹部的伤口就郁闷地隐隐作痛。

一只温暖的手却突然落在Steve的背上,像落在Steve的心上一样,让他痒痒起来。Steve定定地待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等着Bucky的手指小心地从他的腰上滑到他的背上,暖暖烫烫地停留在那里,然后胡乱地抓了两下。

“挠这里?”Bucky问。

“嗯。”Steve满意地指挥道,“在往上一点。”

这一切比他想的要简单,重新找到Bucky,重新进入他的生活,重新被接纳。他准备了一百种和Bucky相遇的方法,他准备了一千种跟Bucky说话的话题,他甚至准备好了被Bucky踢出家门后宽慰自己的话。但是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些人是注定要相见的,这故事注定到,让上帝都觉得任何拖延和阻挠都是不必要的,反正他们总归还是要相见的。

2.
Steve睡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滑到了床边,他的耳边传来一阵布料挪动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他打了个呵欠,窗外的阳光已经变的很亮了,腹部的伤口延长了他睡眠的时间。

Steve侧过脸看了看Bucky,他正在聚精会神地做些手上的事情,好像一点儿也没有意识到Steve已经睡醒了。Bucky用力地扯着Steve身下的床单,他似乎十分忌惮自己的力气会让Steve醒过来,一边用力拽着一边发出微小的嗯嗯声。

看上去倒是像一夜情后准备跑路却又发现裤子压在一夜情对象身下的尴尬少年。

Steve咧了咧嘴想笑,一不小心牵动了腹部的肌肉。这才发现自己腹部的伤口裂开了,猩红的血顺着睡衣浸湿了整片床单。Bucky在Steve还没睡醒时帮他处理过,他的肚子上歪歪扭扭地贴着两块白色胶带。

最后Bucky终于放弃了。他爬上床来,把Steve的腿挪到床单那一侧,又跪到Steve身边小心抱起Steve的脑袋,打算向另一侧移去。

Steve突然睁开了眼睛,他一言不发地盯着Bucky,眼睛滚烫的像窗外晒进来的太阳,一个不留神就点燃了Bucky颤动的眼睫毛。他的嘴唇离Bucky的下巴很近,Bucky的长发垂在他的脸上,仿佛一抬头就能造进嘴里。

“我要帮你换条床单。”Bucky粗声粗气地抱怨道,“你倒是动一动啊。”

Steve遵照指示向上抬了抬屁股,好让Bucky把他身下的床单抽出来。早上的晨勃撞到了正抱着他脑袋的男人的身下,男人条件反射般踹向了Steve的腹部伤口,又半途硬生生地刹住了力气,金属左臂一个利落的锁喉便把Steve卡在了床上。

两人静止了一刻。Steve脸红的跟个猴屁股似的,仍然坚持厚着脸皮说,“不是你让我动一动呢?”

Bucky从Steve身上跳了下来,哗啦一声抽出了Steve身下的床单,把Steve从床的这边掀翻到床的那边,如无其事地抱着床单走开了。

Steve把脑袋埋进枕头里以免自己克制不住地就笑出了声。

等Steve重新固定完腹部的伤口,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煎蛋和烤面包已经端端正正地摆在了桌子上。厨房里传来噗嗤噗嗤的声音,Steve向厨房探头望去,电磁炉上锅子里的汤汁沸腾着冒了出来。Bucky似乎已经吃完了,正站在哗啦哗啦淌水的水槽前,把一只一只印着碎花的瓷盘从水槽里拿出来,整整齐齐地摞在一边。Steve总觉得这房间和昨天不太一样,又一时说不上来。

Steve走到座位上坐下,拿起了叉子,“那么我开始吃了。”

Bucky按了一下Steve的手,Steve抬起头望着Bucky,但Bucky正凶巴巴地瞪着他,他的圆眼睛恼火地望着Steve,似乎Steve忘记了一件无比重要的事情,“要做饭前祈祷。”

“什么?”Steve问,他望着Bucky双手交握在一起摆在胸前,虔诚地低下了头去。Bucky的嘴唇微微颤动,默念着什么,窗外的光线被他的长发挡住了,阴影铺在他的脸上,他的睫毛闪动着,眉头认真地皱在一起。大约半分钟后,他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架,念道“阿门”,然后抬起头来地对Steve说,“现在可以开始吃饭了。”

“你祷告了什么?”Steve问。

Bucky看了Steve一眼,没有答话。

等Bucky再出来,穿着搬家公司的连体制服从房间里走出来,长袖子遮住了金属手臂。他带着一只蓝色棒球帽,长头发被老实地收进了棒球帽底下。Bucky尴尬地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吃惊地Steve差点把手里的半块煎蛋掉在地上。

“我要去上班了。”Bucky粗声粗气地说,他指了指角落里的方形铁罐子,“我的钱都在那里面。你拿一点,一会儿我带你去买点东西。如果我中午不回来,你要填饱肚子。”

冬日战士?搬家公司?美国队长?买菜?

Steve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跟着Bucky一起站在超市的生鲜货柜前,Bucky用手指撑着自己的下巴,对着几颗花菜和秋葵冥思苦想。Steve站在Bucky身后,目瞪口呆地看着Bucky最终捡了几颗表皮光亮的土豆丢进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拎上的袋子里。

“这里的蔬菜比较新鲜。如果你想买肉,向北三个街区的超市每天上午十点打折,牛骨买二赠一。”Bucky拨拉了拨拉塑料袋里的东西,嘱咐Steve,“不过那里不收信用卡,只收现金。我没有信用卡……”

“嘿,James,早啊!”正在Steve努力试图把Bucky交待的林林总总都记在脑袋里的时候,一位穿着超市制服的黑皮肤的胖夫人出现在他们身边。她愉快地翻了翻Steve手里的袋子,用眼睛在Steve身上瞟来瞟去,“这是你的朋友吗,James?今天你买了不少东西嘛!”

“是的,Hudson夫人。”Bucky礼貌地回答,出乎意料地,Bucky向胖夫人屈了屈身,“那么Steve就拜托你了。我要去上班了。”

什么?就这样像需要看护的幼儿园小朋友一样被移交给这位胖阿姨了?Steve思怵着自己是应该抱住Bucky的腿放声大哭,还是应该对这种完全罔顾当事人意志的移交方法提出抗议。但Bucky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Steve的反应,他只是郑重地从裤兜里数出了一百美元,塞进了Steve的手里。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Steve倒是过的异常的充实,他付了蔬菜的钱——胖夫人用Bucky的会员卡给Steve打了9折,然后跟着胖夫人去三个街区外的超市买到了特价牛排。尽管Steve一再拒绝,卖肉的先生听说Steve是Bucky的朋友后还是特意在袋子里加了一段牛骨。他们此后还拜访了水果市场、五金超市和社区心理辅导中心,胖夫人似乎打定主意要让Steve带着腹部的伤口把Bucky的交际圈都熟悉一遍。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Steve一直想象着在他寻找Bucky的这段时间里Bucky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他听过Bucky用那些无关痛痒的词汇回避与此相关的一切问题,这是他第一次从另一个人口中听着Bucky是怎样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他第一次听说Bucky是怎样被排队买面包的阿姨们挤得坐到了地上,是怎样在煎肉时烧了整个厨房,是怎样被套上了西装和领结去和教会阿姨的女儿们吃饭……她们喜欢他,她们一边眉飞色舞地说着一边笑着,就像在谈论远方表姐家来到这个城市打拼的小儿子。

Steve很感激她们。她们并不知道Bucky是个通缉犯,她们甚至不知道Bucky和电视上发生的那些画面有什么关联。她们或许只是隐隐约约地觉得他是个有秘密的人,但她们仍在他不被这个世界认可的时候接纳了他,包容了他,她们让他能够在这里像个最真实的普通人一样生活,让他消失在人群中修补着自己,而不是变得越来越破碎。

当Steve拎着他的蔬菜和牛排再次回到Bucky的客厅里时,他环视着Bucky的小客厅,他现在知道小客厅和昨天有什么不同了,Bucky在他睡觉时整理过它们。

昨天Bucky踢到的鞋子被整整齐齐地摆在了角落里;客厅桌子上的书叠成了一摞,夹杂着很多二战和复仇者联盟的历史科普读本,间或有两本武器保养学和简易食谱;沙发上那两只抱枕现在老实地倚在那儿,印着两个红色的心,款式老旧到七年前的Bucky Barnes看见大概要笑出声来。抱枕一角用红线打着一块补丁,手工很差,顶多也就比Natasha好一点。

Steve从抱枕下摸出一只笔记本,他翻了几页,这笔记本的功用他倒是很熟悉,纸页上写满了诸如“史密森尼”、“复仇者联盟”这样的名词,也有“神探夏洛克”、“星际穿越”这样的解释。其中一页写着大大的“Steve Rogers”,后面还跟着好几排密密麻麻的注解,例如固执、喜欢某个牌子的麦片、在鞋里塞报纸……还有洁癖。

洁癖?Steve笑着摇了摇头。

“我不擅长整理。”Steve想起了Bucky说这句话时脸上泛起的红潮。

Steve笑了。固执是用铅笔写的,麦片是用黑色水笔写的,报纸是用蓝色油笔写的,洁癖是用钢笔写的……他能看见Bucky是如何一点一点拼凑出了自己,Bucky选择了不去见他,他每天早上和夫人们一起采购一天的食粮。他去工作,他选择了最简单最单纯的体力活,用汗水换几张钞票。然后他回到了家里,他坐在印着碎花墙纸的客厅里,坐在夕阳笼罩着的沙发上,抱着他的沙发垫,在他的小册子上写写画画,安静地努力地回忆着Steve。

这很重要,他能想起的这些事情对他自己很重要。他能想起的不多,他着急又告诫自己不能着急。但总有一点,每天都有一点,Steve便在他的心里变得越来越完整,他渐渐地就知道了Steve喜欢干净,Steve喜欢吃的那个牌子的麦片……Steve Rogers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那个人。

因为这不再是别人告诉他的。这是他知道是自己曾经放进自己大脑的东西,这些东西曾经消失了,然后现在它又回来了。它一直告诉他,Steve很重要。

Steve很重要。


评论

热度(1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