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呀呀

Give you ,give me 盾冬治愈系甜饼 ABO设定 一发

禛:

ABO设定:Bucky对他的相亲对象Steve一见钟情了,可他是个有些特别的Omega。


一个温吞吞的治愈你的故事。


-----------------------------------


1


Bucky在看到Sam的一瞬间就明白了今天这场邀约目的何在。


再明显不过,那副典型的“Hey,哥们我是为了你好,来吧,别怪我多事,今天特别棒”的相亲介绍人专有神色。


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双手撑在桌子上看了Sam片刻,才脱力地坐到沙发上。他身体后仰斜斜靠在沙发一边的软垫上,无可奈何又自暴自弃地等着对方开口。


“相信我,今天你一定不会失望的。”Sam抱着杯子凑过去完全地沾沾自喜。


Bucky不知道该如何制止好友对于他终身大事的热烈关注,他实在是很想说,如果真的那么棒,怎么可能还需要相亲这种方式来寻找一个伴侣?


“我想一切都应该顺其自然,Sam……”


“别说傻话了,顺其自然下去你恐怕要孤独终老了。”Sam不客气地打断对方的话,“抓住机会,如果你觉得对方不错,说不定……”他停下来注视着对方,最后拍了拍Bucky的手,又开始叮嘱,“多聊聊,Bucky。”


他并不是不想多聊聊。


Bucky漫不经心地搅拌着咖啡,看着窗外马路上绕着电线杆打转的金毛狗。只是每当等他将自己的情况简单的描述清楚后,对方都会在惊讶地反复确认之后,露出一副惊讶惋惜的表情,然后便是尴尬的沉默,与抱歉的分别。


相亲对象从初见他的欣喜到得知真相后的拒绝,无一例外。


Bucky对此虽然习惯到麻木,却也难以控制的失望。


谁能想象,作为一个Omega,他还从来没有接到过任何表白与追求。


他几乎是有些倦怠地用手撑着脑袋,思考着一会儿结束这一场注定失败的相亲后去哪里打发时间,总是要耗到晚一点儿再回去……


“你好。”


低沉而略掺杂沙哑的声音打断了他的神游。


Bucky抬头看过去,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旁边,礼貌地微笑着。


“请问是Bucky Barnes吗?”


“……是我。”Bucky不知所措地压着呼吸小喘了一下,立刻站起来,“你好。”


“你好。”那个男人注视着他,“我是Steve Rogers。”


 


Bucky终于必须不得不完全赞同Sam的话。


他真的很棒。即使他的穿着是那么得不入时,只能用整齐不失礼来形容,却丝毫不影响他夺走自己全部的注意。他坐在那里,不能更绅士,却仿佛下一秒就可以爆发出所有的攻击力。


即使是不能感知信息素的Bucky都能够清楚地意识到对方浓烈的雄性气势。


Bucky突然冷静了下来。


Steve体贴地帮他重叫了一杯咖啡,然后挺直了身体,一字一句地开始介绍起自己,“我今年30岁……喜欢读书……早上习惯慢跑……有一栋房子……”


太糟糕了。


Bucky心想,连这样突然就进入了正题认真到刻板的样子他都喜欢。


于是那个本该一开场就交代清楚的事情,就这么模模糊糊地沉了下去。


他看着对方,听着对方说话,然后也顺利地交谈了起来,时光不疾不徐,咖啡香气浓淡刚好,阳光烘着身体发烫,他们好像聊了很多话题,却又似乎只是对着彼此微笑。


Bucky知道,他一见钟情了。


 


2


“怎么样?”Sam一听到开门声就冲到门口,跟在Bucky身边,关切地询问,“聊得怎么样?对方怎么样?有没有发展可能?”


Bucky将外套挂在衣架上,在门口站了片刻,才看向Sam。


“对方很帅很棒很完美,聊得很开心,我们没有一个话题会冷场,我没有遇到过这么聊得来的人——你除外,我们的爱好相近,观点一致,偶尔有分歧的地方也可以彼此尊重并且接受,我们喜欢同一个作者的著作,连球队都支持的同一支,他已经约了我明天共进晚餐。”


Bucky抬头捂住眼睛,简直是叹息着说,“我恐怕不会遇到第二个这个合适的人了。”


Sam慢悠悠地拉长了语调,“看来不仅是合适,你还喜欢他——”


“……你说得对……”


“那你还犹豫什么?”Sam大声起来,拿开他挡住眼睛的手,“我想他也觉得你不错,这很好。”他顿了一下,“Bucky?”


“可我没有告诉他。”


Sam张了张嘴,“什么?”


“我,”Bucky声音放轻,“没有告诉他,我是一个特别的Omega。”


他是一个特别的Omega。


他不能感知信息素,也无法释放出信息素。他的腺体、他的身体一切都正常,可有关于性特征的一切,却似乎都陷入了沉睡。他从来没有感受过令人心潮澎湃无法抵挡的热潮,他从来没有闻到过传说中会令Omega目眩神迷的Alpha信息素。


即使他——即使他确实长得尚算英俊好看。


他就像一个绝缘体。


他不觉得他需要依附Alpha生活,也认为建立在信息素上的感情太过狭隘,可缺失的那一部分却始终是个障碍,当他遇到那个喜欢的Alpha时。


他是一个,非常不Omega的Omega。


Sam搭着Bucky的肩膀,“Hey,医生说过,你是健康的,你只是需要……”他努力地搜索着用词,“只是需要有人‘激活’。或许你是需要碰到那个你喜欢的人?”他和Bucky对视着,“或许对方就是这个人?”


Bucky抿紧了嘴唇,还是干脆地推开了Sam,“我是在欺骗他。”他解开衬衫袖扣,往房间里走了几步,“或许我仍然不会好。”


Sam难过地望着他,想要说什么却被先一步打断了。


“我得告诉他实情。”Bucky看着窗外,路灯坏了,外面是空洞的黑色,“他有权知道,也有权做决定。”


 


可当Bucky坐到Steve对面的时候,他看着他的眼睛,却完全找不到提起这个话题的契机。


英俊的Alpha哪怕是说着古板的实事也令他不可自拔地与之一路探讨下去,仿佛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会是枯燥无趣的。


“啊!抱歉!”一个年轻男人撞到了Steve的肩膀,小小地踉跄了一下,不好意思地对他道歉。


“没关系。”Steve向对方笑笑,随即便收回了目光重新看向Bucky,继续刚才的话题。


然而几分钟之后,侍者托着酒盘走到了旁边,“先生,那边的先生为刚才冒失的行为向您致歉。”他紧接着将一杯酒放到了Steve面前。


Steve顺着侍者手引向的方向看去,点了点头,接着又将这杯酒放回了托盘中,“感谢他,但不必如此。”


Bucky低下头叉着盘子里的沙拉。


“你在笑什么?”Steve不明所以地看着Bucky。


“哦。”Bucky清了下嗓子,想要收敛嘴角的弧度,可惜收效甚微,“看来你不太懂对方的好意。”


“什么?”


Bucky摇了摇头,只是笑着注视对方,而后举起酒杯晃了几下,“如果可以的话……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单身呢?”


“因为我不太好相处。”


“不好相处?”如果不是对方回答得太坦然真挚,Bucky几乎以为这只是一个玩笑,“可是,怎么会?”


Steve因为这句反问而难掩笑意。


Bcuky隐约意识到了什么,他没有再往下问,而是微微侧开了头。他觉得心脏倏尔跳动地快了一些,对方落在自己脸上的视线就要烧成一片。


他开始觉得说不定Sam是对的,Steve就是那个人。


否则该怎么解释他只因为对方的目光就反常。


 


“你该回去了。”他们顺着马路走了一段后,Steve停下脚步,“天太黑了。”


“哦……好。”Bucky点头应着,却丝毫挪不动步伐。


Steve犹豫了一下,抬手轻轻拍了拍Bucky的肩膀,“改天见。”


“改天见。”Bukcy重复道,然后终于抬起脚步打算往回走。


“Bucky。”Steve突然又开口叫住他。


“什么?”Bucky看着他,却见对方似乎神色紧张。


他也跟着紧张起来。


“我是说,明天见。”Steve这样说。


真是糟糕。


“明天见。”Bucky这样回答。


感觉今天会失眠。


 


3


说不好事情是如何发展的,总之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这么一路顺利地发展了下去,只差那么一个表白。


而这一刻也顺理成章地就要发生了。


Bucky站在公园僻静的角落,被Steve握着手。


“Bucky。”


Steve不自觉手上用力,那有点疼,不过好在Bucky喜欢这样的力度。他没有催对方,而是耐心又焦心地等待着,他想这一刻值得放缓,慢慢地细细地度过。


他努力地平复着心脏,生怕脑内杂音太多而掩盖住那几个音节——


“Bucky,我喜欢你。”


“我也是。”


Steve像是终于放松下来。他舒出一口气,稍微松了一下握着的手,调整了一个更自然舒服的角度,然后就只是看着Bucky不说话。


Bucky不确定其他情侣刚确认关系之后是不是也如同他们这样傻,可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就只是回望着对方。


Steve晃了一下手,然后慢半拍地张开怀抱,将Bucky虚揽进怀里,在感觉到被他搂住腰后,才更紧地拥抱住他。


Bucky下巴抵在Steve结实的肩膀上,阳光有些刺得他睁不开眼,只能感受到Steve呼吸喷洒在耳侧,暖暖痒痒。


“Bucky。”


他的声音听起来都朦朦胧胧。


“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我想我应该可以问你了,你用的是什么抑制剂?”


Bucky猛地惊醒,他搂住Steve的胳膊都变得僵硬起来,“就是……普通的那种……”


“嗯。”Steve克制地吸了吸鼻子。


 


Sam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Bucky埋在电脑前面,屏幕发出的亮光映照着他的脸,显得深沉又严肃。


“你在干嘛?”Sam好奇地凑过去,然后就被屏幕上的搜索内容惊得目瞪口呆,“Omega闻到Alpha信息素味道时的具体表现?Omegafa qing 期主要行为特征?……Bucky?!”


Bucky叹着气揉了揉眼睛,捏着鼻梁看他,“Sam,我该怎么反应?”


“什么?”


“我和Steve在一起了。”


“哦……”Sam后知后觉地眨眨眼,举起手想要击掌,“Hey,你们发展的也太快了吧!……所以……”他举着手停在半空,声音小下去,“所以……”


“他没有闻到我身上的信息素味道。”Bucky消沉地趴到桌子上,“他可能以为我用的抑制剂太有效。”他苦笑了一下,喃喃地说着,“我应该一开始就告诉他的……现在完全没办法开口……”


“不不,别这样。”Sam坐到他旁边,“你说过你在面对他时有从未有过的感觉,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我无法确定那是不是只是因为我喜欢他。”


“或许你们应该更进一步。”Sam认真地说,“接触到对方的信息素。”


 


Bucky快要被愧疚与患得患失压垮了。


Steve很快意识到了对方的心不在焉,他大跨几步走到Bucky前面回过身看他,“工作不顺利?”


“没有。”


Steve想了一下,勾住他的手,“是不是我很无趣。”


Bcuky反握住他,身体前倾,额头抵在Steve的肩膀上,“怎么会。”


Steve单手搂住他,“你看起来很累。”


“唔。”Bucky模模糊糊地回应着,鼻尖轻蹭了下Steve的肩膀,用力地吸气——衣服被太阳晒干的味道,干净而清爽。很好闻。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Bucky抬起头,迎向Steve关心的目光,然后闭上眼睛。


“Bucky?”


Bucky抓着Steve的手,掌心发烫。拜托,就只是——


吻下来。


纠缠的气息。Bucky将嘴巴张开,小小地吸吮着Steve的嘴唇,接着就被对方的舌尖顶开了牙齿。从温柔到激烈大概用不了一秒钟。Bucky被推着倒退了几步,后背直接抵到了树上。


他总算想起来他们此刻还在公园里。


然而……管他呢。


他的胸膛被Steve挤压着,呼吸频率随着对方一同加快,Steve整个人压过来,一条腿直接迈到了他的两腿之间,膝盖蹭过腿弯,Bucky紧闭着眼睛任由Steve翻搅。


然后啄吻着退开。


Steve抬手,大拇指指腹擦过Bucky的唇角,“抱歉,我有点激动。”


“激动”这个词仿佛戳到了什么开关。Bucky注视着他,一时间有些仓皇。


如果……如果一个正常和Omega与Alpha接吻了会怎样?唾液里的信息素会影响到什么程度?Steve会不会察觉他根本就没放出信息素?


他纷杂地想着,终于在Steve开口想要说什么的一瞬间果断地闭着眼靠进了Steve的怀里。


“Bucky?”Steve搂着他,“你怎么了?”


“我……”Bucky眯着眼睛急促地喘了几下,在脑中搜刮着前几天从网上查来的资料,面红是做不到了,只能腿软了。于是他干脆地挂到了Steve身上,祈祷对方可以领会他的意思,“Steve……我有点难受……”


Steve焦急地扶着Bucky摸摸他的脸,“……可是,我今天打了双倍的抑制剂……”


Bucky猛地收紧了搂着Steve的腰。


 


4


Bucky家外面的路灯还是没有修好。


“我猜要再过几天。”Bucky对Steve笑笑,站到门口,“进来坐坐?”


Steve明显挣扎了一下,然后他摇摇头,“不了。”


他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温柔地注视着对方,就着楼上窗口透出的一点灯光,在静谧的黑夜里细细看他,“Bucky,我对你是真心的。”


哦。


Bucky心跳怦怦,完全不知道对反为什么突然就表白起来,可他却不受控制地靠近Steve,“我知道,我也是。”


“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表白还在继续。


Bucky笑起来,“我也是,当然。”


“我想标记你。”


“我也——”Bucky猛地止住话头,瞪着Steve。


Steve显然也因为这句太过直白的话而不好意思起来,但他没有躲闪,甚至是更加坚定地补充下去,“我不是指那个,婚后的那个。”他干咳了一声,“我是说暂时标记。Bucky,虽然我为了防止自己太激动而打了双倍抑制剂,但好像还是会给你造成影响。如果我可以暂时标记你,就可以安抚你,你会好受很多,也,”他顿了一下,咬字清晰地说道,“也可以避免一些意外情况。”


这番话实在是信息量太大了。


Bucky刚一脸震惊地听完对方解释是暂时标记,就因为“防止自己太激动”这几个字背后深意而脸上发烧。知道对方是想要安抚自己他很开心,却紧接着又因“意外情况”的暗指而心生沮丧。


其实不会有意外情况的。他连Alpha的味道都闻不到,更谈不上……被引发fa qing 了。


两情相悦后,Omega很容易被Alpha影响,很显然他在亲吻之后慌乱的表现让对方误会了。


可他要怎么回答才是对的?


Steve却把他的沉默理解错了。他急急握住Bucky的手,“当然不只是想要安抚你。”他真挚而又热烈地看着Bucky,“我也想要这么做。”


一个Alpha暂时标记一个Omega,意味着他们的气息会融为一体,意味着标属所有权,意味着告知周围所有人,他们在一起了。


多么美好的事情。


Bucky却手心冒汗,感谢昏暗的光线,他的表情可以得到一丝遮掩。他轻声问,“现在?”


“好像不是那么合适。”Steve笑笑,凑过去快速地吻了Bucky,“进去吧,晚安。”


 


Sam戳戳面无表情把自己摊在沙发上的Bucky,“你还好吧?”


Bucky干脆地转过身面朝沙发背,一副拒绝交谈的姿态。


Sam长叹着摇头,又在2个小时后忍无可忍地挤到沙发上把人揪起来,“差不多就行了。”


Bucky看着他,突然就扭头抬手拉开了后领子,“闻闻。”


“什么?!”Sam受到了惊讶。


“闻闻看我的腺体。”


“不行。”Sam果决地反对,迅速撤退了一段距离,“AO有别。”


“然而你却和我一起住。”Bucky没好气地补充。


“……那不一样……”Sam坚定地坐在另一边,“我和你一起住,但我们彼此没影响。闻腺体可不行,这是敏感区域。”


“你闻闻。”Bucky拽着Sam,几乎是孤注一掷的坚持,“闻闻看……”


“我闻了你的腺体,你的Steve会打死我的!”Sam抱着沙发扶手叫嚷。


“前提是他依然愿意当我的男朋友!”


Sam停住了动作,“Bucky……”他扶着Bucky的肩膀,停顿了很久,终于妥协地叹气,慢慢地靠过去。


Bucky低下了头,露出颈后。


Sam克制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小心地吸了口气。


然后他内心深刻地难过起来。他不敢去看Bucky,慎重地用手指在他的后颈一小块皮肤上搓过。


Bucky安静地低着头。


Sam觉得喉间仿佛被堵住了,“Bucky……”


“晚安。”Bucky站起来,径自走回房间。


 


5


“暂时标记”像是一把悬在头顶的利刃。


Bucky说不清是否希望它刺下的时间早一点,然而晚也不过一两天。


毕竟那个Alpha已经如此明确地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愿。所以当他们牵着手在海边散步,慢慢走到人迹罕至的一角,Steve停下脚步深情地望着他,拉着他坐到沙滩上时,他心里甚至是解脱地想着,好吧。


但是当Steve的手摸到自己的颈后时,他又紧握着那么一点儿可能的希望,或许被咬破腺体的时候,他的性特征被激发。


他屏息等待着,在心里拜遍了神明,像是等一个奇迹。


Steve的呼吸喷洒在后颈,轻微地酥麻感。Bucky紧张地分辨着这反应到底是因为什么,然后——然后Steve的嘴唇就落了下来。


仅仅是到此为止。


Steve的温度远离的那一瞬间,Bucky仿佛已被翻卷着没入冰冷的海底。


即使是再强劲的抑制剂,也骗不过一个嘴唇贴上腺体的Alpha。


“Bucky?”Steve看着他,那表情说不好是惊讶还是疑惑。


“我……”Bucky没有看他,终于将本该第一次见面就该说清楚的事实吐露,“我先天有缺陷,无法释放信息素,也感觉不到信息素。”他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对不起,我早该告诉你的。”


他设想了许多Steve会有的反应,比如指责他的欺骗失望地离开,比如保持礼貌尽量平静地对他说再也不见。


却独独没想到,在长久的沉默之后,会被搂进温暖的怀里。


Steve的声音带着压抑的叹息,“很难过吧,这些年。”


Bucky不知所措地怔愣着,然后被捧着脸,细细密密地被吻。


“Steve,我不是一个正常的Omega。”


“我知道。”Steve皱着眉,眼底是深切的疼痛。他的声音混在海浪里,有一些克制的哑,“我知道,Bucky,我爱你。”


Bucky紧紧抓着Steve的手臂,终于一把抱住他,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对方的身上。


Steve搂着他停了片刻,便放松地往后倒去,半陷入柔软的沙子。


“你该早告诉我的。”


“……我知道,很抱歉……”


“这样前段日子你就不会承受那些多余的痛苦了。”


“……”


Steve将脸贴在Bucky耳边,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后背,“医生怎么说?”


“……一切正常,但性……性特征未显露,可能某一天会好,也可能不会,大概是沉睡状态。”


“嗯……”Steve侧过身,看向Bucky,“那我们就,把它唤醒吧。”


Bucky不确定地看着他,“我可能永远也不会好。”


“会好的。”Steve站起来拍掉手上的细沙。没有月亮,星星的光芒那么微弱,可他站在那里,背后是遥远的灯塔,微倾着身体,向Bucky伸出手,无比肯定,“会好的。”


Bucky仰头望着他,然后握住了他的手。


 


Bucky总算全身心投入到了恋爱中,对此Sam表示太碍眼了。


Bucky完全不介意地和他碰杯,“感谢你介绍男朋友。”


“你感谢得也够晚的。”Sam不满地瞪着他,下一秒就笑出来,爽快地大口喝下啤酒,然后又一脸不怀好意地凑过来撞撞Bucky的肩膀,“他打算怎么帮你‘唤醒它’?”


“……少说话,多读书!”Bucky故作恼怒地将他撞开。


 


所以,该怎么唤醒呢?


Bucky坐在Steve的家里,期待而忐忑。


“我去问过医生了,不会对你产生伤害。”Steve坐在旁边非常认真。


“咳,嗯。”这和沙滩上的那一次完全不一样。那时候暂时标记是一次判刑,心里尽是悲伤的解脱。而此刻却是未知的不安与……全然的欢喜。Bucky从来没面对过这种情况,他试图找一个话题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这是我第一次来你的住处。”


“是的。”Steve犹豫了一下,还是诚实地说道,“我之前很怕和你单独相处在一个封闭空间,特别是我家。”


好像更糟糕了。


Bucky忍不住笑了一下,却突然就不再局促。他抬手捏住Steve的下巴,“你所怕的却是我喜欢的。”


Steve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握住他的手,“这样不对。”


“那什么是对的?”


Steve似乎是困扰地皱了眉,然后是无奈地叹息,“Bucky。”


他伸手摸着Bucky的后颈,Bucky侧倚到沙发靠背上,微低下头,露出一段脖颈,等着对方完成沙滩上未完成的仪式。


Steve轻揉了颈后腺体应在的位置几下,凑过去啄吻着,“我咬了。”


Bucky闭上眼睛。


舌尖轻柔舔过,牙齿触到皮肤,然后——毫不留情地刺了进去。


Bucky猛地握紧了拳头。


书里说,被Alpha咬破腺体,会是瞬间的酥软,可以感受到Alpha信息素冲进血液,他们两个人的味道会混在一起从此独一无二。


可他只能感受到疼痛。


Steve舔着Bucky被咬破的伤口,将他抱进怀里。


Bucky不想让令人窒息的沉默继续。他坐起来,尽量平稳地问着,“你标记我了吗?”


Steve还是如实回答了,“我不能确定……”


腺体是存在的,他也的确咬破了,他知道自己的信息素已经冲了进去,却感受不到丝毫的回应,只是石沉大海。他能够感受到Bcuky的身上已经有了自己的味道,可自己却没有丝毫变化,所以他也无从确认自己的味道又能够在Bucky的身上停留多久。


他无法判断标记到底成功与否。


Steve抱住他,“我们去问一下医生。”


 


6


“理论上是标记成功了。”医生翻看着信息素水平检测报告,“应该说,理论上你标记他成功了。我想这或许是一个好的尝试。”


 


“没关系,我们慢慢来。”Steve牵着他的手往回走,“既然医生都说这是一个好的尝试。”


Bucky笑了一下,捏捏Steve的手掌,“其实我也,并不觉得暂时标记会成功。”虽然也怀抱着无比的期待,但事实上失败了也不算太过意外。他没有再想下去,而是歪着头看Steve,“所以下一步我们尝试什么?暂时标识成功了一半……那么,标记?”


Steve顿住脚步,不可阻挡地脑内奔腾而过太多画面,没有回答。


Bucky惊讶地看着他,“Steve?”他眨着眼,“真的?”


Steve窘迫地握紧了他的手,“我知道婚前这样不太好,我得承认我的确很想……不是说为了让你能够恢复,不是,当然为了恢复而尝试……我是说,”Steve猛然停下来,“Bucky,我们结婚吧。”


Bucky从没有想过他们的进展会这么快,他就这样在大街上,从医院出来,就被求婚了。


“我知道这很突然……”


“Steve。”Bucky心想这很俗套,却避免不了,“我不一定治得好。”


“Bucky,你就是我唯一想要的爱情。”Steve看着他,“无关信息素的,只是你和我两个人的,只对我们彼此的,爱情。”


执拗的一直单身的Steve Rogers。不想被信息素影响的单纯的Steve Rogers。


不好相处的,深情的Steve Rogers。


Bucky扬起嘴角伸出手,“戒指呢?”


 


Sam不敢相信地看着Bucky,“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疯狂。”他绕着Bucky转了一圈,“哥们,我知道我介绍的男人很棒,但你说真的?”


Bucky只是干净利落地在Sam眼前亮出了手指上的戒指,附送一个完美地笑脸。


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拥有爱情。


Bucky站到阳光下,对着明亮的光线仔细地看着戒指,素圈配钻石,他却忍不住看了又看,以至于被那耀眼的光泽闪得眯起了眼睛。


太喜欢。


他大步走向与Steve约好的地点,小跑着穿过马路,却在远远看到对方的时候逐渐收起笑意。


Steve坐在长椅上,旁边坐着另外一个男人,之前饭店里撞到Steve的男人。


那个男人凑过去说着什么,看不到他的表情,Steve努力保持着距离微皱着眉毛没有说话。


Bucky慢慢走过去,很快就被Steve注意到了。他站起来,往Bucky走来的方向靠近了几步,“Bucky!”


“等很久了吗?” Bucky重新挂上笑容。


那个男人也跟着站起来,向Bucky笑了笑,“你好。”


“你好。”Bucky回应着看向Steve,等着对方介绍。


然而那个男人却简单地打断,“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


Bucky看着对方疾步走远,接着就被Steve搂住了肩膀,“Bucky,我不认识他。”


“嗯。”Bucky笑笑,挑高了眉毛看他,“你以为我会吃醋吗?”他摇了摇头,拉起Steve的手往前走,“走吧!”


可他心里确实是不高兴的,甚至于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他当然可以想到事情的原委,毕竟Steve那么棒,对,那么好,足以吸引任何单身的Omega。他也同样知道Steve不会对此有回应,当然了,他不好相处。


道理他都懂,那么为什么他会不高兴?


Bucky趴在饭桌上看着Steve煎蛋的后背,直到对方将餐盘放到他的面前,对上他的目光。


“你不开心。”Steve皱着眉看他。


“哦,很明显。” Bucky这么说着,心里却惊讶于自己的回答。他并不想这样说,可内心深处却叫嚣着什么按耐不住。


“你怎么了?”Steve担忧地坐过来,摸摸他的脸颊,“Bucky?”


“我很生气。” Bucky觉得哪里不太对,他盯着Steve的眼睛,脑海里鼓噪着从未有过的声音。


“为什么?”Steve握住他的手,贴过去吻了他的额头。


Bucky只觉得体内的血液猛然沸腾了起来。


他脑袋有些昏昏涨涨,只是往前扑到Steve的身上,不顾一切地劈头盖脸地吻着对方。


“Bucky?”Steve有些措手不及,却还是慌张地抱住了他,“Bucky?你……”


“闭嘴。”Bucky掀起Steve的T恤,却被对方一手按住了。


“Bucky?”Steve抓着衣服已经是完全地慌乱,“你怎么了?”


Bucky盯着他,看着他的眼睛,吸了吸鼻子,有什么顺着鼻腔冲进了他的脑袋,突然就理清了脑中纷乱的思绪,“我讨厌别人在你身上留下气味。”他有些不甘有些愤怒地说着,“为什么我不能在你身上留下我的信息素味道?你已经标记我了,可别人却不知道,别人不知道你已经是我的Alpha!”


Steve震惊地看着他,接着就被轻而易举地拽下了按住的衣服。


他低头看着气喘吁吁趴在他身上舔咬着他腹肌的Bucky,对方执着地仿佛要亲遍他的全身。


Steve努力克制着自己,镇静地轻声询问,“你闻到我身上有别人的信息素?”


“对。”Bucky半抬起身,直接跨坐到Steve的腰上,“我闻到了。”他扶着Steve的肩膀,低头咬住Steve的嘴唇,“这不公平。”他小声说着又去亲Steve的脸侧,“如果你身上有我的信息素味道……”


Steve扶着Bucky 的腰,“Bucky,你闻到了?”


Bucky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一直在重复这个问题,他只觉得内心躁动不安,有什么正在烧灼他的血液,“Steve,我闻到——”他猛地停住了。


他与Steve彼此注视着,然后他一把扯起自己的衣服,露出起伏不停的胸膛,“Steve,你能闻到什么?”


Steve慢慢地,几乎称得上小心翼翼地靠近过去,抽动鼻子。


“Bucky。”Steve轻声说道,“你真好闻。”


Bucky鼻尖倏尔一酸,然而紧接着他便意识到自己正坐着的地方起了怎样的变化。他急促地呼吸着,然后被托着pi gu抱了起来。他搂住Steve的脖子,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Alpha的味道那样凶猛,刺激的他头晕目眩四肢发烫。


下一秒就被压在了床上。


他被翻过身,Alpha急切地嗅着他的后颈。


他攥紧了被单。


他的Alpha用力握着他的肩膀,嘴唇却轻柔地吻过他的后颈。


他闭上眼睛。


他的Steve一下咬住他的颈后,牙齿刺破腺体。


他眼角湿润着呻吟出声。


浓烈的信息素奔涌了进来,温柔却强势,一点一点漫延过他的身体。


Steve舔掉渗出的血珠,吻着他的肩膀后背。


他想,比书上描写的还棒。




7


Steve顶在Bucky的pi gu上,却安抚地拥抱着他反复亲吻。


“Hey。”Bucky伸手去摸了摸,“你很激动。”


“嗯。”Steve将他转过来抱进怀里,“别摸了……”他抓住Bucky的手,“我可以控制。”


“听起来很厉害。”Bucky把脸埋在他胸前闷声笑着,又在他胸膛上咬了一口,语气轻快,“可是我恐怕控制不了。”


“什么?”Steve退开看他。


Bucky只是对他笑着。


Steve马上就明白了。


Alpha怎么会感觉不到自己的Omega faqing 了呢?


“其实我有点紧张。”Bucky脸上逐渐染上潮红,喘息也不规律地急促着,“说这话有点蠢,我第一次fa qing 。”


Steve立马跟着紧张起来,认真地说道,“别担心,我读过《Omegafa qing 期注意事项》、《如何照顾fa qing 期的Omega》、《Omega第一次fa qing 须知》,我会照顾好你的。”


Bucky禁不住笑出声,他夹了夹腿,“感觉有些奇怪。”


Steve忍住不好意思一本正经地解说起来,“没关系,刚开始会发热,并且四肢无力,前期需要进食补充能量,你会觉得后面……后面,后面湿润。”他干咳了一下,肌肉紧绷,耳朵都红了起来,“会有些……有些空……”


Bucky终于笑着打断他的话,“Steve,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没经历过。”


“哦,好。”Steve依然很紧张,他下面撑着帐篷就想坐起来,“我想我应该打电话问问医生,你这么久才……”


“Steve。”Bucky抱住他的腰,长长地舒了口气,两腿夹着Steve磨蹭,“我只是需要你。”


 


没有一个正常的Alpha能够抵挡得了这句话。


Steve将Bucky压在床上绵绵密密的亲吻,置身于他的两腿之间蹭着,手掌从Bucky的胸前抚摸到大腿,揽起他的腿弯吮吸他的小腹。


Bucky呻/吟着,被笼罩在交织融汇的信息素里大口喘息。


这感觉好极了。


又一波情热涌来,他知道自己下面也跟着涌出了什么,大脑有些浑浑噩噩的,他抓着Steve的胳膊,感觉到属于Steve的那部分碰到了自己,便挺起身体想要碰触更多。


“Bucky……”


他听到Steve在他耳边说着什么,令他安心又渴望。


Steve俯下身来,Bucky搭在他腰后的腿抬了抬,用脚后跟督促着叩了叩Steve的臀部。


然后他就被进入了。


不疼,是太过满足的舒适,与更加无边无际的索求。Bucky模模糊糊地想着,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身体已经准备好了。


他的眼角被逼出湿意,又被舔去。


然后他便陷入他的Alpha所带来的浮浮沉沉之中。


欢愉。


 


就像书里写的,Omega第一次fa qing 总是猛烈而长久,更何况是沉睡了那么久的Omega。


Bucky在简单的清洗后就被塞进了暖烘烘的被子里。他身体仍然酸软的没什么力气,好心情地想着这一点书里也没有夸张。


片刻后Steve端着一碗热粥走了进来,坐到床边,扶起Bucky让他半倚在自己怀里,一勺一勺地喂他。


“够了。”Bucky努努嘴,“你去吃饭吧。”


“我没关系。”


“哦,那可很有关系。” Bucky朝他眨眨眼,“你比我累得多,恐怕还得继续累一阵子。”


Steve有些耳红,却还是认真地接道,“因为我是你的Alpha。”


Bucky笑着趴在他身上,“真荣幸。”


“Bucky。”Steve注视着他,“我想标记你。”


这是Steve第二次对他说出这句话。


Bucky靠过去咬他的下巴,“那你还等什么。”


 


等你清楚听到我的心跳。


等你睁开眼睛对我微笑。


等你准备好接受我的所有。


 


等你给我。


给你。


 


Steve吻住Bucky。


--------------------------------- 




end









评论

热度(1633)